领导者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http://www.leadarise-journal.com

菜单导航

在散文之上,他构建着向内,再向内的汉语世界

作者: 领导者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7日 07:17:37

原创 杜学文 文学报

在散文之上,他构建着向内,再向内的汉语世界

也许,他认为找到了一种最适宜的书写,并暂时停下了其它文体的创作,专注于构建“主观”的世界,一直到今天。
如何深入地建立自己的创造?
——闫文盛散文读后札记
文丨杜学文
1
十八岁开始的志向
据说闫文盛从十八岁开始就有了文学的志向。这使我很惊讶。十八岁,在和平的年代里,很多人对未来还很茫然懵懂,而闫文盛已形成了个人的自觉。1996年,我不知道他那时在干什么,还是不是学生。反正这一年,他的诗歌发表在《中国校园文学》上。至少从那时开始,闫文盛就表现出一种义无反顾的执着。
2019年,是闫文盛创作经历中比较重要的一个年头。这一年,他获得了太原市文艺奖,又获得了赵树理文学奖的新人奖。散文集《失踪者的旅行》被选入中国作协组织的“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这些均证明他的努力得到了初步的关注。
同时,闫文盛似乎逐渐意识到,自己在散文创作方面可能会有某种优势,走得更远。他开始创作了一些系列散文,如最早的《滴水的时光》系列,《纸页间的流年》系列,《失踪者的旅行》系列等等。从2019年开始就倾注了极大心力的《主观书》系列也陆续面世。也许,他认为找到了一种最适宜的书写,并暂时停下了其它文体的创作,专注于构建“主观”的世界,一直到今天。

在散文之上,他构建着向内,再向内的汉语世界

在散文之上,他构建着向内,再向内的汉语世界

主观书系列
在长达六七年的时间里,他坚持不懈,倾心尽力,“深入地建立自己的创造”,已有近百万字左右的作品出现。虽然很难说他是否已经完成了这部作品,但至少可以说他已经在散文的创作中探出一条具有鲜明风格的道路。
2
执意于向内,再向内
在《失踪者的旅行》中,闫文盛的特色已经初步显现出来。这是一些描写“我”的所遇所感所思的作品。但是,很明显,这种内心活动是依托客观外在存在的。也就是说,他所描写的内心与外在的人事有着密切关系。
张守仁在这本书的《序》中强调,散文重自我,无疑是对闫文盛这一时期创作的肯定。他甚至在《序》中写到:“我统计了一下,收入本书的三十八篇作品中,就有十七篇散文的第一句里,都包含着一个‘我’字。”虽然这种描述也仅仅只是说出闫文盛描写的角度,但实际上张守仁也谈到了散文中“我”的重要性。他认为“有了我,就有了真实的心灵,有了丰满的血肉”。也可以说这些论断对闫文盛而言是十分准确的。这也形成了他初期散文的特色。
尽管张守仁强调“我”在散文中的重要性,却仍然认为闫文盛的创作受到了书写对象的限制,应该在“忧己的同时,更要忧天忧地忧人生”,要在小我中有大我,不能顾影自怜,希望他增长阅历,扩大视野,拓展写作空间。但至少就《主观书》而言,闫文盛并没有更多地向外拓展,而是更多地向内收缩。他的思考与感悟表现得更为直接,更为内化。
初期非常强调的那些“客观存在”已成为不必要的存在,引发思考的这些外在的人事已经没有意义。在这里,只有真实的内心世界才是有意义的。甚至也可以这样说,闫文盛在他的《主观书》系列中,为我们描摹出了人的内心世界的感受与体验形态。不同于一般的散文,总是要有某一些人或事作为引发写作的缘由。

在散文之上,他构建着向内,再向内的汉语世界

他毫无预兆,亦毫无源头地把自己的某种感受直接交给读者。我们几乎不知道他是为什么,在什么条件下产生这样的思绪的。如同天外来客一般,他把这些情绪、体验、思考,甚或单纯的语句描写出来,倾斜而下。
如《主观书Ⅰ·灵异兽》中,他开头就说:“造船的人走了之后。我们试图造那些兽。”这是一种毫无缘由的表述,是两个在语气上互不相连的单句。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闫文盛在句中使用的是 “句号”。这就是说,这两个句子是没有联系的。而且,在之后的描写中也一直没有告诉读者,为什么要把造船与造兽置于如此相近而实际上又如此无关的语句中。它们一起形成一种似乎有联系而实际上又没有联系的表达。
他只是借此来呈现他的语言,或者说内心的某种思绪。这些呈现出来的东西是缺乏逻辑性的,几乎没有联系的,当然也是非中心化的。
如此说来,闫文盛并不在意于读者的认知感受,而是竭力把人的内心呈现出来。这种呈现,越是接近人的无意识状态,就越呈现出人内心世界的随意性、流动性、碎片性状态。似乎可以说,他力图还原人的内心世界在日常状态下的真实性、原生性。他似乎颠覆了现代汉语表述的清晰感,而力图凸现其丰富性。
3
习惯的语序已不存在
在他的描写中,人们习惯使用的语序已经不再存在,一种企图使汉语更具形象性、更显魅惑力的表达肆无忌惮地充满了这些断章碎篇。
他可以不厌其烦地重复使用某一个词语。“我知道我们燃放了无数的烟花,那些绚烂的烟花都已经燃放过了。站在海边最高的楼房的顶端,我们看到了那些烟花。我知道那些岁月里的烟花都燃烧过了。”(《主观书Ⅰ·H还剩了什么》)至少,在寥寥数句中他不断地重复了“烟花”“燃放”“燃烧”这些词语。这种重复当然是非常态的,也可以说是鲜见的。但这种非常态的表达好像已经强调了什么。
“我看到了光明在随着空间上升,即使液体,也有光影在随着空间荡漾而上升”(《主观书Ⅰ·烟酒店的客人们集体噤声》)“光明”是一种静态的存在。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并不能够上升或者下降。液体同样也不能够自主地上升或下降,它只能够流动。但是,闫文盛赋予了他们“动”的形态,也因此使人们对诸如光明、液体、光影、空间等存在的感觉丰富起来,这些词语的表现力也得到了拓展。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领导者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www.leadarise-journ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