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http://www.leadarise-journal.com

菜单导航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作者: 领导者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5日 02:18:21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人民网>>文化>>媒体评弹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王若谷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2019年07月05日09:24   【字号 】【留言】【论坛】【】【】
 
    余氏文风,有时举重如轻,有时飘雪无痕,颇为潇洒,自有其不同凡响之处。余氏文风的长短,论者无数,有人厌烦,有人着迷,更有人心生莫名的感慨。记得余秋雨四十初度时,出版学术著作《艺术创造工程》,写完那部著作,余秋雨开始散文创作,《文化苦旅》石破天惊,而后每一部新作产生,文坛随即哗声一片... 
 
  
  余秋雨的出名是从《文化苦旅》开始的,《文化苦旅》出版之后,可以说洛阳纸贵,给中国的散文界带来一种清新的空气,评论界有人说是为中国散文开拓了一种新的境界。尽管后来的《霜冷长河》、《千年一叹》等书卖得也不错,但最受读者喜爱的还是《文化苦旅》。他对国外文明的考查只能是隔靴搔痒,外国学者不会拿它当回事,中国读者也大可不必认真。国内没有几个人去过那些地方,所以并没有人像对《文化苦旅》那样较真,非要挑出多少错误来。 

  记得余秋雨四十初度时,出版学术著作《艺术创造工程》,写完那部著作,余秋雨开始散文创作,《文化苦旅》石破天惊,而后每一部新作产生,文坛随即哗声一片。 

  好像是余秋雨自己说过要封笔,此话只能一笑置之。现今还不是推出新书《笛声何处》?说是新书,其实是旧作重新整理。十二年前,余秋雨应《联合报》之邀,在台北中央图书馆发表了一次有关昆曲的演讲。演讲之余,还与白先勇作了一次有关昆曲之美的长篇对谈。那是余秋雨第一次到台湾,《文化苦旅》还没有在台湾出版,因此余秋雨留给台湾的第一印象是一个昆曲研究者。余秋雨把十二年前在台湾的演讲有关篇什整理成册,意在捕捉昆曲的笛声。说余秋雨是大师,一定会有很多人提出抗议;说他是文化明星,余秋雨一定也不会服气。但他当评委、做大使、打官司忙得不亦乐乎,看起来都让人眼晕。前阵子余光中建议余秋雨暂时停笔,再寻突破。然而,不久就得到了他出版旧作《笛声何处》的消息,大师也炒冷饭,多少让我辈有点始料不及。他的这碗冷饭炒得有点夹生,夹生之处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除了穿凿附会,有时信口开河这些常见的“余式错误”之外,编校马虎则是余秋雨近作的最大毛病。《笛声何处》一书不过数万字,设计上,一半是文,一半是图,尽管精致,只怕会落人以“注水书”的口实。文字中有好几处实在罗嗦,看时禁不住想删去。通读一遍,发现书中的错别字甚多,好在难不倒我,我随手就用红笔在书上改了好多个错字。或许又是盗版书吧?错字之多自然也就难免了。不过,读盗版书也有个好处,省钱。一利一弊,读者自去取舍。 

  尽管《笛声何处》存在着以上种种毛病,但仍然觉得它还可以一看,至少要比他的那些“考查国外文明废墟”的书要深入得多,也有意义得多。而国内有的人对《文化苦旅》、《山居笔记》的“挑错”---这里应该指出,那些挑出来的错误,其中有的还不是错误,有的则属于不同的学术见解,只有少数,如“致仕”一词,因余先生的古书读得不多,古籍功底欠深,才闹出了将其“退休”含义错误解读为“当官”的笑话----不过,这少数错误,似乎也无伤大雅,并不对 余秋雨大作的成就构成太大的伤害和影响。有几个人,对余书中的“硬伤”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不论全书的做法,我一直是很反感的。 

  余秋雨最近对他放弃文化散文写作,而热衷于写怀旧生活散文的做法有个解释。余秋雨说,在我们叫做文体学的领域里边,有不同的等级,有的人等级越高他划分得越简单,比如散文、小说、诗歌、戏剧,在分类学上的等级越细密越小。但是作为一个创造者,不要在乎。如果在乎的话,你会死在这个等级上,死在这个划分上。我如果相信我是学者散文,我突然要写一篇回忆我祖母的文章,我就有点缩手缩脚了,因为这篇文章里边一点学问也没有,只是一个老奶奶。我因为毫无障碍,所以我也会随手写一篇有关我祖母的散文。我没讲过我一定是学者散文。我是个人,我什么都可以,回忆我小学的同学可以吧,回忆我的乡亲邻居可以吧,都可以。这里边没有任何学者痕迹,所以我对我的散文不做定位。我在好几篇文章里讲,说我的文章不像散文不要紧,你不叫我散文家也可以。我只是写文章的人。我的有些文章如果按照散文的标准来看,好像太长了,比如我研究科举制度的文章,有近五万字。哪有这么长的散文,一篇散文五万字,好像有点学术论文了。但就论文来说,又不对,因为它有好多感性的概念。这样的话,只能说是一种文体交杂的文体,文体交杂的文章。文体交杂的文章怎么来划分不重要,就像我始终在讲,我在北京旅游的时候,我不在乎我的脚是在海淀区还是在朝阳区,这对我来说不重要。 

  至于余秋雨在其旧作新书中大谈的昆曲,大多数读者可能兴趣并不太大。昆曲全盛的那两百多年,我们只能神往,昆曲的衰落,那是气数所然,浩浩荡荡的潮流,非人力所能胜。余秋雨对昆曲衰落的原因分析,其一说:“昆腔传奇通过一大批杰出戏剧家的发挥,已把自由的优势尽情展示。作为一种沉积的文化遗产,它具有永久的价值;但作为一种文化发展过程中的戏剧现象,它已进入疲惫的岁月。当观众已经习惯了它的优势,当文化心理结构已经积贮了它的优势,那么,它的优势也就不再成为优势了,相反,它的局限性却会越来越引起人们的不耐烦。它太长,太完满,太缓慢,太文雅,太刻板;但是,戏剧家和戏剧理论家们还在以苛严的标尺刻意追求它的完整性和规范化,刻意追求它的韵律和声调,致使它的局限性越来越严重。它被素养高超的艺术家们雕琢得太精巧,使它难于随俗,不易变通。”如今,昆曲自救之途中,余秋雨认为较为成功的一法是折子戏,既然观众对昆腔的过于冗长的整体结构和过于缓慢的行进节奏已经厌烦,那就截取其中一些精彩片断出来招待观众吧。 

  余秋雨这里说的是昆曲,但听起来,我总觉得有点儿像是在说他自己。看来,戏曲之道与文章之道殊途同归。实际上,余秋雨的写作,自被誉作文化散文(又称学者散文)的《文化苦旅》一炮打响,在海内外华人世界走红看俏之后,除了接下来的《山居笔记》继续了这趋势,且其文化思考尚有某些深入发展之外,后来的几本书从《霜冷长河》、《千年一叹》、《行者无疆》到这本新作《笛声何处》,尽管销售量都还颇为不错,但在思考、行文、谋篇布局方面,均已呈江河日下之势,可说是一蟹不如一蟹 ,一本不如一本了。《霜冷长河》中还有个别篇目可以一读,《千》、《行》、《笛》中,则只有一些片段零星闪光,通篇光彩者几乎已不见踪影了。可能余先生是太忙了,又要上电视当评委,又要讲演授课,还要接受采访、打官司----纵是“才子”,又如何能静下心来思考、写作?!而写作从来便是一项寂寞者的事业,写作从来与热闹无缘。这样下来的结果,便是毁了可能成为 大师的余秋雨先生自己。余秋雨是否正在重走现代昆曲由强盛到式微的老路! 

  余氏文风,有时举重如轻,有时飘雪无痕,颇为潇洒,自有其不同凡响之处。余氏文风的长短,论者无数,有人厌烦,有人着迷,更有人心生莫名的感慨。但人们喜欢的还是他的《文化苦旅》的执著(虽然略嫌轻飘),以及《山居笔记》的深沉(尽管有些做作)。 

  为何会如此?我觉得余秋雨可能是错误地采纳和吸收了从外界传来的一些负面信息。一些批评者抓住《文化苦旅》、《山居笔记》的一些“硬伤”猛烈开火,大挣稿费,弄得余秋雨自己也疑心文化散文之路是否还继续走下去,是否已经走到尽头?余秋雨于是“悔其旧作”起来。他决心要另辟蹊径,写一些与文化散文不一样的东西,这就是他后来呈现给我们的那些鸡零狗碎的“忆旧散文”篇章和所谓“行者文学”(实为“跑车观景、安乐旅游文学”)。殊不知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余秋雨的强项,硬要以自己的短处去拼人家的长处,如何能不露拙败阵?!我早就曾撰文指出:余秋雨的文化散文,论其思想,远不如当代一些杂文家的篇章深邃闪光;论其文采,又不及当代一些散文大家丰盈华瞻——但余秋雨的胜出之处,乃是他兼有这两者之长,其文章中既有一些思考,又文采斐然,所以人们喜欢读他的文化散文,尽管并不完美。但文学从来就不可能有什么完美,一完美,便完蛋——这是文学的常律(《大品与小品》)。现在,读者喜爱的仍然是使他当初红起来的那些文化散文篇章,而不是现在的小品型生活怀旧散文。 

  我忽然想起一个文学典故,似乎值得余秋雨深思。南朝梁代文学家江淹,早年以文章著名,人称江郎。他年轻时才思敏捷,写得一手好诗文,为世人所赞赏。传说他晚年曾两次得梦。一次梦见一个自称郭璞的人对他说:“我有枝笔放在你处好多年,现在可以还给我了。”江郎就从怀中摸出一枝五色笔交给他。又一次梦见晋代的张协来向他讨还存放在他那里的一匹锦,江郎把剩下的尽数奉还,张协大怒说:“怎么只剩下这点点了!”从此江郎的才思大不如前。人们说他“江郎才尽”。这种江郎才尽现象,当代文学界也有,譬如作家余华就怀疑自己是否也江郎才尽了? 

  余华说:美国作家哈金告诉我,每个美国作家都有一个强烈的写一部伟大小说的愿望,在中国作家中很少听到这样的声音。如果中国多几个作家有这个愿望,我们就能提高基数,出现伟大小说的概率就高一些。我当然也有这个强烈的愿望,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写出来,我的睡眠成了我最大的敌人。 

  余秋雨是否也“余郎才尽”了呢?!希望不是。因为喜爱余秋雨以前文化散文文风的读者,还盼望着余先生能有重振旗鼓的一天,希望着能读到他突围之后超越自我的新作。 

  作者简介: 

  王若谷,男,汉族,杂文家,曾执教大学中文系,并任海内外多家报刊主编兼主笔,有几千篇杂文问世,上百篇作品获奖(其中包括《中国青年报》、《河北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一等奖。) 

    来源:国际在线 
 
 
 
(责任编辑:王丹)  
相关专题  
· 余秋雨宣布封笔归隐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热点新闻榜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更多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余秋雨,江郎才尽否?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上一篇:余秋雨短篇散文精选

下一篇:媒体评弹

领导者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www.leadarise-journ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