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http://www.leadarise-journal.com

菜单导航

寻访现代散文之

作者: 领导者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16日 15:25:22

现代散文的源头在哪里?有人将唐宋八大家散文看作是其父,明清小品文看作是其母。怀着这样寻宗、寻亲的心理,我找来张岱的小品文翻看。

我们的中学教材或大学教材,对唐宋八大家的散文多有选目,不知为什么,对明清小品文,却少有涉猎。这大概是由唐宋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决定的,并不是某个人的偏好。但只有见识了明清小品文的“小”,似乎才能真正领略唐宋八大家的“大”。“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前赤壁赋》)山水明月,在苏子笔下写得如此大气磅礴,纵横天地之间。而在宗子笔下:“缘山走矶上,坐亭子,看江水潎洌,舟下如箭。”“有峭壁千寻,碚礌如铁;大枫数株,蓊以他树,森森冷绿;小楼痴对,便可十年面壁。”(《燕子矶》)写得清雅空灵,具有一种阴柔的美,无怪乎此一类文字被称为现代散文之母。

张岱由明而清,由富贵而贫困,经受了国破家亡的大痛,以至于晚年“披发入山,駴駴为野人”。最尴尬之际,“自作挽诗,每欲引决”,然而就是在这种困顿的境况下,他竭尽华丽之能事,写出了大富大贵时的豪奢享乐。作者一方面感叹:“想余生平,繁华靡丽,过眼皆空。”“持向佛前,一一忏悔。”另一方面,又将自身“大梦将寐,犹事雕虫”归咎于“则其名根一点,坚固如佛家舍利,劫火猛烈,犹烧之不失也”。果真如此耶?不得而知。作家有时连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客观上,作者在作品中描写的那些地域、时节、风俗以及美食方物、花卉茶道、古玩器皿等,为我们提供了一幅林林总总、琳琅满目的晚明生活图景。达官贵人奢靡如此,明朝安得不亡!“明末的小品虽然比较的颓放,却并非全是吟风弄月,其中有不平,有讽刺,有攻击,有破坏。”这是鲁迅在《小品文的危机》一文中对张岱等明末小品文作家的评价。

鲁迅将小品文视作文学上的“小摆设”,是所谓士大夫的“清玩”。这种“小摆设”到了林语堂、周作人一代,走向了极端,那些闲适淡远的文字大多“以自我为中心,以闲适为格调”,连“一塌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也不复存在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鲁迅认为“小品文就这样的走到了危机”,“生存的小品文,必须是匕首,是投枪,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鲁迅这里所说的小品文,与明清小品文大概已不是完全一样的东西,多了“战斗”这个意气的因素。文章合为时而作,在特定的年代,在特定的条件下,这也许可以算是一种走向另一个极端的进步吧。

《陶庵梦忆》中的描写多于感慨、说理。理性的谈论占感性的精雕细琢百一不到。偶尔一两句,如“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却已成为警句,我们耳熟能详。小品文,篇幅小,意境似乎也不必过大,读之,忌走马观花,每日三五篇,细细地品,乐在其中。这种把玩,是尽情地咀嚼文学性带给感官的愉悦,是一种审美的享受。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领导者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www.leadarise-journ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