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http://www.leadarise-journal.com

菜单导航

汉语大词典 康熙字典 知网版

作者: 领导者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21日 14:20:16

《汉语大词典》是由1975年5月23日至6月17日在广州召开的中外语文辞典编写出版规划座谈会提出,经国务院批准,由有关部门和省市组织编写的大型汉语语文词典。这部词典的编纂方针是“古今兼收,源流并重”,强调“语文性”和“历史性”。在近二十年时间里,先后有来自山东、江苏、安徽、浙江、福建和上海的一千多位语文工作者和各方面人士从事编写及资料工作。许多著名学者和教育界、文化界、出版界的前辈参与了总体设计。《汉语大词典》在1978年列入国家重点科研项目。1979年组成了编辑委员会和学术顾问委员会,1980年在上海成立了专职办事机构汉语大词典编纂处。在汉语大词典工作委员会(前身为编写领导小组)领导下,经过全体编写人员坚持不懈的努力,第一卷于1986年出版。至1994年,全书出齐。《汉语大词典》正文为十二卷,共收词三十七万五千余条,约五千万字,插图二千二百五十三幅。另有《附录·索引》一卷。

从总体上说,《汉语大词典》以其释义准确、义项齐备、书证翔实、体例严谨,能够反映汉语词汇发展演变的面貌等特点而成为我国汉语语文词典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出版后受到国内外汉语学界和广大读者的好评,对于提高中华民族的文化素质,发展社会主义的教育、文化、科学事业,促进国际间的文化交流和相互了解,发挥了应有的积极作用。同时,《汉语大词典》编纂工作本身,也为建设现代化的中国辞书事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培养了有用的人才。《汉语大词典》编纂处在全书问世后的十多年间,还与各省市老、中、青作者以及日本、美国学者合作,先后在《汉语大词典》基础上,编写、出版了《多功能汉语大词典索引》、《汉语大词典词目音序索引》、《汉大成语大词典》、《汉语大词典简编》、《现代汉语大词典》、《汉大汉语规范大字典》、《中国典故大辞典》等较大型的汉语语文工具书。此外,通过与香港商务印书馆等单位协作,《汉语大词典》的数字化也有进展。所有这些,都取得了良好的效益。

但是,历史已经证明,编纂一部大型的、高质量的语文大词典,是一项全民族要为之作出世代努力的伟大事业,绝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以《牛津英语词典》为例,此书乃举世公认的历史性语文词典的典范,其编纂项目发起于1857年,至1928年才得以大功告成,历时七十一年。全书十二卷出齐时,闻名遐迩的主编詹姆斯·默里(James Murray,1837—1916)爵士早已去世。五年之后即1933年,大词典补编一卷问世,主要目的是为了把那些后来出现、未及收入词典的词汇补充进去。二十多年后,新西兰裔词典编纂家罗伯特·伯奇菲尔德(Robert Burchfield,1923—2019)继任词典主编,他主持了《牛津英语词典》四卷本补编的编写工作,于1972年到1986年陆续出版,共增补了五万个词条。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IBM公司资助下,加拿大安大略省滑铁卢大学的众多专家在约翰·辛普森(John Simpson)博士等人领导下,将《牛津英语词典》及其补编重新编排,于1989年出版发行了二十卷本的《牛津英语词典》第二版。后来这部大词典又进行了数字化,为读者提供在线查阅。现在,《牛津英语词典》修订版即第三版的编纂工作正在积极地进行中,估计于2037年完成。《汉语大词典》“收词原则”和“编写体例”的制定,都借鉴和吸取了《牛津英语词典》的学术成果。作为一部既以其大型又以其高质量取胜的汉语语文词典,《汉语大词典》自然也需要不断打磨修订,方能臻于完善。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国内外汉语和各专门学科的研究者、使用者在对《汉语大词典》的成绩充分肯定的前提下,也指出书中存在的错误与缺陷,据不完全统计,公开发表的有关著作近百种,有关论文一万三千篇左右。汉语大词典编纂处自身也在历年工作中积累了相当数量的相关资料。自2019年以来,我们组织人员对《汉语大词典》全书进行通读,整理、归纳学术界研究成果和读者意见,历经五年,编写成《汉语大词典订补》,收词三万多条,希望为全面修订《汉语大词典》创造必要的条件。《订补》着重解决的,主要是成于众手的大型汉语语文辞书往往存在的一些通病,如收词立义有缺陷、书证晚出、注音未当、体例不统一、前后不一致、编排印刷有错误等,同时酌情增收一部分应该予以补充的新词新语。在接下来的全面修订工作中,除以上这些方面外,我们考虑还应该着重注意下列问题:

第一,要继续广泛积累资料,并有计划地建立为《汉语大词典》修订工作服务的汉语历时语料库。

《汉语大词典》注意资料的收集和积累。参与《汉语大词典》编写的五省一市人员曾从万余种古今图书报刊中收词制卡,总计资料卡片达八百多万张,从中精选出二百多万条第一手资料,作为大词典确定词目和建立义项的根据。但在对词典进行订补的过程中,发现由于当时历史条件的局限,仍然存在资料不足的缺陷。为此,我们有针对性地着重从出土简牍帛书,佛教典籍,历代碑刻墓志,敦煌吐鲁番文书,元、明、清通俗小说和戏曲作品中增补足以反映各个时代语言状况的资料,收获颇丰。有些语料价值较高的文献,如《论衡》、《三国志》及裴注、《世说新语》及刘注、《颜氏家训》、《水经注》、《齐民要术》、《高僧传》、王梵志诗、敦煌变文、《祖堂集》、《朱子语类》、《金瓶梅词话》、《型世言》、《醒世姻缘传》等等,《汉语大词典》编写时虽亦注意及之,但还有不少遗漏,此次重新阅读和检索,增补了一批词目、义项和书证。当今由于语料库语言学(corpuslinguistics)迅速发展,对词汇及意义研究的作用日益明显,世界各国在进行较大型的语文词典编写时,都依托专用语料库(specialized corpus)。《汉语大词典》的修订和今后长期的编纂工作,也应以此为目标,力争在较短时间里建成规模较大、检索便利、切合实用、技术手段先进的古今汉语语料库,并且不断予以完善和更新。

第二,要注意吸取国内外语言学、词典学和各门相关学科的研究成果,积极进行理论思考和创新。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领导者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www.leadarise-journal.com